【百姓故事】高速路上的“蒲苇”带着癌症“向阳而生”

                                                              时间:2019-11-01 00:29:08 作者:admin 热度:99℃
                                                              奶茶妹妹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10月11日6时讯(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李华侨/文 李裕锟 周盈 市交通执法总队/图、视频 董进/主持人 )乳腺癌晚期、失子之痛……重庆市交通执法总队女队员蒲蔚蕾的人生仿佛走入了一道“死局”。可这个瘦弱的女人并没有轻易地向命运低头,即便因化疗导致双脚脚趾溃烂、因颈椎炎导致左手使不上力,她依然在南涪高速的岗位上守护着来往车辆平安驶过。蒲蔚蕾有着与蒲苇相似的名字,也如同蒲苇般柔弱的身躯,却有着磐石一般坚守不可转移的心境。

                                                              记者手记: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

                                                              “我只是病了,但我不是废人”

                                                              一场秋雨一场寒。

                                                              在位于涪陵区鸭江镇的重庆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第四支队三大队二中队的窗口前,蒲蔚蕾正在整理台账。电脑前,她的右手灵活地敲击着键盘,两个小时过去,一份报告即将敲完。

                                                              此时,同事曾广令走了过来,让蒲蔚蕾休息一下再弄。蒲蔚蕾笑了笑,说道:“没事,这才弄了多一会儿工夫。”

                                                              曾广令叹了口气,小声说道:“一点也不顾惜自己的身体,你看你,左手都用不上力气了,还这么拼!”

                                                              “我的右手还是很灵活的嘛。”蒲蔚蕾笑道。因为颈椎炎,她的左手早已使不上力气,却又因为癌症的缘故不能理疗,就只能这么拖着。工作时由于只能单手打字,耗费的时间比别人多一半以上。

                                                              2005年,蒲蔚蕾参加工作,做过办公室职员、去过农村,但缘于对交通事业的热爱,2013年她通过遴选加入到高速执法队伍。

                                                              蒲蔚蕾进队后就跟着男队员一起从事路面执勤工作,风里来、雨里去,驾车巡逻、路面示警、事故认定……这些男同志干起来都异常辛苦的工作,她做起来却不知疲倦、充满干劲儿。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32岁那年,她被检查出乳腺癌中期,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

                                                              曾广令无法想象,这么瘦弱的身躯为何能爆发出那么坚强的力量。蒲蔚蕾经过8次化疗和20多次放疗后,终于将病情暂时控制住。出院时,医生嘱咐她起码要静养1年,其间不能工作,更不能劳累。但休息了两个月,蒲蔚蕾就要求重返工作岗位。

                                                              考虑到她的病情,领导果断拒绝,但蒲蔚蕾坚决地说:“队长,我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但我想回来上班,只有工作,才能让我忘记病痛。只有工作,我才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我虽然病了,但我不想当个废人。”

                                                              就这样,蒲蔚蕾说服了领导,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回到工作岗位后,蒲蔚蕾迅速找回了工作状态。2016年,总队开展“大战六十天”专项行动,蒲蔚蕾得知行动组人手少、任务重、压力大,便主动要求前往一线。在服务区,部分乘客对系安全带不理解不配合,她总是耐心地沟通劝说;在执法站,她工作严谨,创造了文书和票据零错误的纪录;超速专项中,炎炎夏日,她一个人在中央隔离带守着测速仪,暴晒酷暑、蚊虫叮咬,却丝毫没有抱怨……

                                                              “我要坚强,给孩子做好榜样”

                                                              忙碌的工作让蒲蔚蕾暂时忘记了病痛,可死神的阴影再次笼罩着她。2017年,蒲蔚蕾无意发现伤口上方的位置又出现了肿块,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癌症扩散,已经是晚期,命运再次给她更加残酷的打击。

                                                              同事去医院看望她时,她非常虚弱,但一直保持微笑,看着焦躁不安的同事,反而安慰着说:“之前我也很怕,但我现在调整过来了。只是我没有更多的时间陪我的家人,也不知道还能工作多久。”她说得很平静,但是言语中流露出许多的不舍和遗憾。

                                                              孩子,是蒲蔚蕾最不愿提及的话题。2014年蒲蔚蕾被查出癌症时,正怀着二胎,正是一家人充满期待的时候。可那一纸诊断书的出现打破了美好的画面。医生说,要治疗,只能打掉肚子里的孩子。蒲蔚蕾慌了,她不想失去这个孩子,她整晚抱着丈夫痛哭:“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躺在病床上,悲伤到麻木的蒲蔚蕾,来回滑动手机屏幕。看到相册里儿子可爱的笑脸,瞬间将她拉回了现实。此刻她忽然想到,儿子还需要她的照顾,她不能就这样倒下。蒲蔚蕾将手放在自己腹部,喃喃自语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最终,她忍着巨大的悲痛,打掉了肚子里的宝宝。

                                                              出院回到家中,蒲蔚蕾的情绪很低落,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会想到那个还没出世的宝宝,眼泪瞬间便会夺眶而出。而这时儿子看到后,总是会蹒跚地走来,帮她擦去泪水,还会奶声奶气地安慰着她:“妈妈不哭”。

                                                              曾广令曾不止一次问过蒲蔚蕾,为何不在家多陪陪孩子?蒲蔚蕾说,她不想让孩子看到自己懦弱的一面。 

                                                              蒲蔚蕾的儿子现在已经小学一年级了,儿子2岁开始她就没能再抱起他,因为身体虚弱抱不动。但儿子很懂事,打小就知道妈妈生了病,从来不吵着闹着让抱。 

                                                              治疗要花费很大一笔钱,蒲蔚蕾丈夫常年在外地做工程赚钱,比较少有时间陪在儿子身边。蒲蔚蕾不希望儿子因为缺少父亲的陪伴而变得柔弱,因此她这个做母亲的,更要在儿子面前表现出坚强的一面,做好榜样。

                                                              看着儿子一天天地茁壮成长,蒲蔚蕾心中充满了欣慰。这些事情,她喜欢给同事分享,她总说道:“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生活已经这样了,为何不能开心一点?”

                                                              “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安全保障”

                                                              2018年7月2日,蒲蔚蕾所在的辖区,有一辆小车左后轮冒黑烟,疑似燃烧,停在高速路上。此时包茂高速分流,大量车流进入到南涪高速,给执法人员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因为人手不够,警示没法及时到位,在鸭江隧道口接连发生了4起车祸,场面极度混乱,大量车辆拥堵在隧道口。

                                                              此时的蒲蔚蕾刚刚在重庆做完化疗,她从对讲机里听到同事们焦急的对话后,便立即找收费站的人了解了情况。随后,蒲蔚蕾马上回到办公室穿上制服,拉住一辆小车,赶到了现场。

                                                              到达现场后,蒲蔚蕾沿着应急车道一直往后步行,挨个给后方车辆比手势,要求他们慢行,并提醒他们注意安全。三十多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蒲蔚蕾拖着溃烂的双脚,一步一步艰难地行走着,一直弄到晚上11点过,才结束当日的工作。

                                                              每年,支队大大小小的专项行动有二三十次,蒲蔚蕾都会申请到一线去,同事和领导考虑她的身体缘故,让她处理后方就行,但蒲蔚蕾都拒绝了。

                                                              曾广令还记得,今年8月份,他有份台账还差些资料,准备自己整理时,刚好碰到做完化疗的蒲蔚蕾。了解情况后,蒲蔚蕾简单了说了几个字:“放心,这点事情姐姐还是能做的。”一句简单的话,却让曾广令百感交集。

                                                              办公室里,蒲蔚蕾唯一和别的同事不一样的是,她要穿拖鞋。因为化疗的缘故,她的十个脚趾都溃烂化脓了,如果长时间穿皮鞋,会让溃烂的情况更严重,领导特例让她穿拖鞋上班。

                                                              化疗是个痛苦的过程,副作用大,恶心、呕吐、皮肤溃烂……领导担心她的身体,劝她回去多休息,她说:“没事,我已经习惯了,不会让化疗影响正常工作。”

                                                              其实,蒲蔚蕾也想过做轻松的事情,但她知道,队里就这么几个人,她休息了,就意味着有人要来接替她的工作,她说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对的起这份责任。

                                                              蒲蔚蕾还记得,刚刚参加工作的那年冬天,她在南涪高速龙桥匝道第一次目睹的那次交通事故。当时,一辆往丰都方向红色小车,在临近分道口时,转弯不及时,撞上了端头,车一下就飞了起来,随后重重摔在地上,所幸,司机并未受伤,只是车辆受损严重。

                                                              她当时意识到,自己的岗位跟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息息相关。每次同事劝她,她都会说,路上多一份巡逻力量,就多一份安全保障。

                                                              重庆的10月,秋意渐浓。蒲蔚蕾依然坚持在岗位上,像高速路旁的一根“蒲苇”,柔软而坚定。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2966253@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